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文

好好学习天天想日 by 一点都不蠢的蛋

播音员X音响师不小心搞了基的故事
节选: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里着急骑它去拉稀~”
浴室传来古怪的歌声,吴日最喜欢唱些老歌,而且是改了词的老歌。
贺之天默默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吐槽,他稍稍整理了被前者踩乱了的床铺,拿起放床头的稿子就靠墙坐下,准备再熟悉一下稿子。
他们俩其实认识不久,之所以会住在一起还是因为这次的工作。
S市要举办一个国际性的大型运动会,所以身为S市的友好邻居而且前不久才刚举
办完另一项国际型体育赛事的G市就有好多志愿者被聘请过来。S市为了让他们更有默契营造更多一点的团队感以便日后工作更顺利,
就安排同一场馆工作的人员住在同一家酒店里面。
贺之天跟吴日就是这样被安排成了室友


  1.

  “Start here come on come on~从这里开始长出翅膀~Start here come on come on~从这里开始激情飞扬~”
  “come on你个头,我洗完了你快去洗澡。”
  贺之天光着上半身从浴室出来,用擦着头发的毛巾甩了甩在他床上跳得正欢脱的吴日,一边摇头猛甩后者一脸水一边说着:“你能不能别在我床上跳啊,要跳就跳自己的那张啊。”
  吴日打掉对方的毛巾,在床上又跳了几下才飞快地往浴室跑,还一边贱贱地笑道:“我就喜欢踩你的床~打我啊~哈哈哈哈~”
  然后碰一声把浴室门给关上了自己一个人在里面大笑。
  贺之天只能很无奈地叹口气。
  一开始住进来的时候贺之天不是没有试过追过去打,但是次数多了他也就看开了,反正打了那熊孩子下次对方还是会照犯,也就懒得次次都搭理了。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里着急骑它去拉稀~”
  浴室传来古怪的歌声,吴日最喜欢唱些老歌,而且是改了词的老歌。贺之天默默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吐槽,他稍稍整理了被前者踩乱了的床铺,拿起放床头的稿子就靠墙坐下,准备再熟悉一下稿子。
  他们俩其实认识不久,之所以会住在一起还是因为这次的工作。S市要举办一个国际性的大型运动会,所以身为S市的友好邻居而且前不久才刚举 办完另一项国际型体育赛事的G市就有好多志愿者被聘请过来。S市为了让他们更有默契营造更多一点的团队感以便日后工作更顺利,就安排同一场馆工作的人员住在同一家酒店里面。
  贺之天跟吴日就是这样被安排成了室友。


  2.

  其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吴日还是很乖的。
  贺之天想起他刚到S市的时候,跟着组委会的人来接他们的吴日在人群中 不说话的样子看起来就是个耀眼但是很温柔的人。
  可当他们被经理互相介绍的时候,贺之天就觉得这个人肯定是很闹的人 。
  吴日那时笑得跟只讨到肉骨头的小狗一样,对他自我介绍道:“我叫吴日,我爷爷本意是想取‘吾日三省吾身’的意义的哦,千万别想歪了哦~ ”
  握手的时候贺之天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你自己不提的话谁会想歪啊……住一起之后他发现,吴日果然很闹。平时就爱唱歌在演播间在酒店在街上都会随意地哼唱,嘴巴很甜在长辈面前乖巧得不行所有爸妈级别的经理都对他宠爱有加,别的部门团队的女孩子都跟他关系不差虽然认识的时间都很短,总而言之,吴日就是个活泼好动的,话唠。
  倒不是说他讨厌吴日,只是他本身是个比较安静的人,而吴日总是会在他身边唧唧喳喳说个不停或者唱个不停,有时候他会觉得有些厌烦和无奈。
  “我们亲爱的中播同学~怎么盯着稿子发呆咧~在想我吗?”
  吴日突然从贺之天旁边冒出个头来,笑得贼兮兮的,头发都没擦干水稀稀拉拉地全都滴在了后者手里的稿子上。
  “日。”贺之天嘴角抽搐了一下,冒出一句粗口。
  “嘿!我在!”吴日欢乐地应道,也像之前贺之天那样猛甩头发,突然他就抖了下,双手揉搓自己的手臂一溜烟钻到被子里,“哇塞天天你这边空调的风力很足嘛冷死我了~”
  “你嫌冷就回自己床上睡!”
  “你床的风水比较好!”
  “……日你个鸡腿。”
  贺之天骂了一句,一手拿着快湿透了的稿子一手拿起当靠背的枕头盖在吴日脸上,然后转移到另一张床上。
  吴日从枕头底下露出个脸来,看着前者小小声地说:“诶~天天你真不好~玩~”
  “我本来就不是拿来玩的。还有头发不干就别躺着,明天感冒了没人替你班。”
  “哎!我就喜欢天天你这么贴心!不过贴心的男人通常都找不到女朋友啊哈哈哈!”
  “……”
  贺之天翻了个白眼,没有搭理对方。拿起手中湿哒哒的一张稿子,看着那上面都快可以滴出水来略显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天天乖天天~稿子湿了就别看了~来陪哥哥聊聊天~哥哥教你怎么泡妹~子~”吴日坐起来,对贺之天眨了眨眼睛,一副身经百战的流氓样,“我有大把学妹也当了志愿者~到时候介绍介绍给你认识~”
  “敬谢不敏,你的口味跟我的相差太多。”贺之天小心地对稿子吹气,发现没什么效果干脆就把稿子全部摊开铺在床上,“而且我来S市是工作的,不是来泡妞。”
  刚说完就听到有人敲门。
  贺之天头也不抬就说了句:“吴日你去开门,那儿离门近。”
  “天天我没穿衣服,你愿意让我去开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地去吧。”
  “我日你就不能在洗完澡的时候穿上衣服吗!这又不是在你家裸睡的习惯能不能改改啊!”
  贺之天难得地炸毛怒吼道。


  3.

  吴日是个音响师,爱热闹,除了睡觉的时候安分一点其余时刻都是让人不得安宁的。
  当贺之天播报完中场休息的内容松一口气后,吴日就把音乐控制在吉祥物出场的欢快曲上,大手一甩站起来就往外跑。
  “我去跟观众互动啦!不要太想我!”
  “滚吧狗娃子!谁会想你了!记得给我带瓶可乐回来!”
  英播顾莹是个很豪放的姑娘,她朝跑得飞快的吴日说完后就把脸转过来,看着闭目养神的贺之天,一脸的笑眯眯。
  “……我说顾莹,你别这样看人,我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碜人。”
  “昨晚我听Lilya说你们俩嘿嘿,嘿嘿嘿嘿。”
  “什么叫嘿嘿,嘿嘿嘿嘿。”贺之天睁开眼不解地看着对方,细想了一下露出无奈的表情,“哦,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明明电话通知就可以的事情Lilya却每晚都来敲门。”
  “少来这套,你们感情进展得顺利吗?顺利吗?听说已经到坦诚相对的程度啦?”
  无视英播姑娘的星星眼,贺之天斟酌了一下语气,语重心长地对她说道 :“顾莹我知道你平时就爱跟Lilya说我八卦,但是我现在很郑重地告诉你,虽然你说我很Gay但我并不是Gay一直都不是,我跟吴日只是同事,我们是来工作的好吗,你还是醒醒吧。”
  “哇哦……”顾莹对着贺之天不停眨眼睛,突然就对着他身后笑得咧开了嘴,“啊狗娃子你还真快啊……可乐给我……”
  贺之天闻言立刻转过身,就看到吴日略显呆滞地站在他后面,手里还拿着两瓶可乐。
  他在心里暗骂两句,想着不知道后者听到了多少,就听到吴日用有点颤抖的声音感慨道:“哇塞……天天原来你是基佬……”
  “……你是只听得到Gay这个词吗。”贺之天也不知为何就松了口气,伸了伸懒腰道,“我不是,傻子,以后偷听要听完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爱情石头 by 昨叶何草 下一篇:返回列表